劉明忠:與鋼鐵同心同行 大力推動協同創新

新聞來源:    更新時間:2021-03-10 02:25:28    点击次数:135

裝備製造業既是鋼鐵行業的上游產業,又是鋼鐵行業的下游產業,與鋼鐵行業可謂“魚水之交”。如何更加有效推動鋼鐵產業鏈協同創新發展?今年兩會期間,《中國冶金報》記者就相關話題採訪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一重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明忠。

“中國一重是重要的冶金裝備供應商,冶金裝備發展水平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行業的創新水平。”劉明忠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中國一重始終牢記“打造中國製造業第一重地”的使命擔當,始終把服務鋼鐵工業作爲立身之本,堅持自主創新,不斷提高系統解決方案能力和工程總包能力,由製造加速向製造服務、運營運維轉變,切實肩負起“發展壯大民族裝備工業,維護國家國防安全、科技安全、產業安全和經濟安全,代表國家參與全球競爭”的歷史重任。

劉明忠認爲,進入新發展階段,僅僅依靠企業自身實現重大科技創新和發展還存在諸多困難,因此,要充分利用好產學研用等各環節的技術優勢和作用,推進協同創新發展。

多維度強化裝備與鋼鐵協同發展

近年來,裝備製造業與鋼鐵行業在協同發展上一直不斷努力。去年8月25日,由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主辦、中國一重承辦、中國冶金報社協辦的2020年高質量發展·裝備與鋼鐵同行冶金先進技術裝備創新推進會發布了“富拉爾基共識”——《同心同行,全面推進關鍵裝備技術協同創新》。

劉明忠委員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中國一重與產業鏈用戶積極合作,不斷提升自主創新能力,提高系統解決方案能力,有效推動了產業鏈協同創新發展。他向記者舉例,近年來,中國一重爲鞍鋼開發設計製造了2150毫米熱連軋生產線,填補了國家2000毫米以上規格寬帶鋼熱連軋生產線自主設計技術空白;爲鞍鋼製造的具有“軋機之王”美譽的5500毫米軋機,是目前世界上規格最大、裝機水平最高、軋製能力最強的寬厚板軋機。“中國一重製造的寶鋼梅山1420毫米成套冷軋裝備,其工藝和設備具有世界一流水平。該項目獲得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中國金屬學會冶金科學技術獎特等獎。”劉明忠說。

劉明忠表示,爲進一步強化裝備製造業與鋼鐵行業的協同發展,中國一重將重點從以下幾個方面着手:

第一,強化創新協同,着力突破一批關鍵核心技術。中國一重將切實加大與各鋼鐵企業產學研用合作力度,着力解決“連鑄—高溫軋製一體化技術與裝備、高精度無頭軋製短流程工藝技術裝備、熱軋板材無酸洗還原退火工藝技術與裝備”等鋼鐵工業和裝備製造業共同面臨的技術難題,在一批受制於人的“卡脖子”技術上實現重大突破。

第二,強化能力協同,着力提升核心裝備製造水平。中國一重正依託“重型高端複雜鍛件製造技術變革性創新能力建設”項目等,積極組建國家大型鑄鍛件極限製造技術創新中心,通過構建協同高效的創新聯合體,開展從設計、工程試驗到最終爲國家提供重大技術、鋼鐵裝備所需基礎材料的全流程研究,加快提升重大技術裝備研製能力。

第三,強化產業協同,着力推動製造服務融合發展。加快從單一設備製造增值向設備製造、技術服務產業協同增值轉變。通過製造與服務的有機結合,革新裝備製造企業和鋼鐵企業的商業模式,進而提高產業、裝備、服務融合創效能力。中國一重將始終堅持爲用戶創造價值,加快推動向製造服務轉型。

第四,強化市場協同,着力增強鋼鐵產業國際競爭力。進一步細化產業分工,形成優勢互補,推動鋼鐵優勢產品走出去,實現鋼鐵產業和裝備製造相互輔助、協調發展,持續提升在價值鏈中的分工地位和在全球鋼鐵產業中的話語權。

第五,強化理念協同,着力推動綠色化智能化發展。中國一重正在系統地對製造裝備進行數字化、智能化升級改造,重點推進“大型潔淨鋼平臺”技術升級改造、“大型冶金成套裝備專業化、區域智能化製造升級研究”等項目。同時,藉助“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技術等,中國一重實施系列化產品的參數化和模塊化設計、關鍵零部件的芯片化設計等,積極參與建設高端裝備產業共享製造平臺,打造服務型裝備製造的生態圈。

“中國一重始終積極倡導鋼鐵與裝備同行,願意積極搭建各類創新協同平臺,與國內各鋼鐵企業和高校、科研院所等機構廣泛合作,加速突破關鍵核心‘卡脖子’技術,着力打造國之重器、國之利器,以實際行動維護國家國防安全、經濟安全和科技安全。”劉明忠說。

加強共性技術研究 推動國產化替代

劉明忠表示,當前,重大技術裝備製造自主可控是行業發展的趨勢,在關鍵基礎材料、核心基礎零部件、先進基礎工藝、產業技術基礎等重要環節必須實現國產化替代,這就要求重大技術裝備製造行業全鏈條協同發展,實現共性技術研究、中間試驗、工程化應用及產業孵化一體化協同創新。

一是依託重大技術裝備製造領域龍頭企業特色主導產業,由地方政府或有關部門聯合科研優勢突出的骨幹企業、高校院所等,集聚整合相關科研力量和創新資源,帶動上下游優勢企業及院校等共同參與組建創新平臺或聯合體。

二是設計製造企業要提升將工程問題轉化爲重大基礎科學問題的能力,強化前沿共性技術供給,有效促進、帶動企業上下游融通創新發展,與下游用戶聯合開發軋製工藝技術、工藝控制模型,掌握電氣自動化基礎數據,把握工程實踐經驗,實現生產線高端核心設備的設計製造技術提升,切實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

三是設計製造企業要提升基礎材料研發和設計等原創技術能力,準確把握重大技術裝備發展趨勢,抓好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大數據等相關技術的應用,提升製造能力、系統集成能力和工程總承包能力,推進裝備全流程智能化服務平臺研發,開發高附加值的新產品、新技術,持續爲產業鏈提供先進技術支持,加快高端裝備設計製造向智能化、綠色化發展。

四是強化重大技術裝備所需關鍵原材料、元器件、精密檢測儀器、電氣控制技術、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控制軟件、工藝數字模型等配套供給,建議由相關領域的主管部門或企業供應商牽頭開展國產化替代工作。

五是在高端重大技術裝備新產品開發方面,國內企業一般晚於國外先進製造企業,當國內完成首臺首套新產品研製時,國外企業往往已實現了產品的穩定化生產。國產商品在質量、製造成本及供貨週期等方面都處於劣勢,市場競爭力弱,因此需要國家出臺各種政策推動重大技術裝備新產品、新技術應用,真正解決重型裝備國產化困難和進口替代問題,顯著提高我國裝備製造的自主創新能力。


 
主辦單位:上海順朝企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統計數:715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