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鋼市如何走?鋼貿如何做?

新聞來源:    更新時間:2018-02-28 16:30:35    点击次数:1337

2018年,鋼市如何走?鋼貿如何做?

---- 上海市鋼貿商會副會長、上海五波公司董事長任慶平訪談錄

本報記者 包斯文

2018年的鋼材市場行情如何?鋼材生意怎麼做?這是時下鋼貿領域的經營者普遍關注的一大熱點。對此,上海市鋼貿商會副會長、上海五波鋼結構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任慶平日前接受《中國冶金報》記者採訪時,闡述了他的觀點和正在探索的一些做法,頗有啓發。

任慶平說,2018年鋼材市場價格不會,也不希望像2017年那樣急劇震盪波動,出現過“山車式”的行情。去年鋼材市場回暖,價格上漲,鋼廠盈利狀況明顯好轉。2017年1月~11月份,鋼協會員鋼鐵企業實現利潤1578億元,同比增長356%。這與鋼鐵行業的供給側改革、去產能、取締“地條鋼”有着很大關係。2017年提前超額完成化解粗鋼產能5000萬噸左右的任務,“地條鋼”徹底取締。由此,鋼材價格上漲,從持續多年的低價位恢復到合理的價位。但是,2017年的鋼材價格出現的暴漲暴跌,大起大落,跌宕起伏的狀況,並不正常。

“在上海市場,螺紋鋼價格一度暴漲至5040元/噸,可是不到一個月,價格暴跌到3820元/噸,下跌了1220元/噸,跌幅達到20%,如此急劇震盪,暴漲暴跌,這決不是供需變化而導致,有人爲炒作的因素,爲鋼價跌宕起伏起到了推波助瀾的效應。”任慶平說:“2018年,鋼材市場價格不應再這麼急劇震盪波動,鋼價也不會明顯高於2017年,或將在合理的價位小幅波動。

在分析預測2018年鋼材市場行情走勢時,任慶平認爲,鋼貿商對2018年鋼材市場行情不盲目樂觀,但也不表示悲觀。總體來看,2018年鋼材市場需求不可能明顯增加,或許低於2017年,爲是因爲影響2018年鋼材需求的存在諸多因素。

比如,從宏觀層面來看,黨的十九大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是跨越關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國發展的戰略目標。這意味着在2018年及整個“十三五”期間,我國經濟不可能像過去那樣,靠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大量的基建投資,來實現高速發展,而是走高質量發展之路。最近,內蒙古多條地鐵項目均被叫停,其中包括已經進入建設期的包頭地鐵項目。近日公佈的包頭市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顯示,針對中央巡視“回頭看”和自治區黨委巡視指出的問題,包頭市2017年及時停建壓縮了地鐵等55個政府性投資項目,壓減投資702億元。部分城市的地鐵項目被叫停,全國地鐵熱或降溫。有的地區的填海機場建設被國家叫停。去年11月21日,某省環保廳發佈消息,該廳審查《碭山通用機場建設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時發現,擬建項目可能對碭山黃河故道省級自然保護區有較大影響,決定不予審批。顯然,這對鋼材需求也發生變化,基建業對“鋼需”的強度或將減弱,那麼,螺紋鋼、線材、盤螺等建築用鋼以及鐵路用鋼的需求也將隨之而發生變化,不會像去年樣明顯增長。

再比如,製造業等實體經濟發展的變化,對鋼材需求的影響,也將直接波及2018年鋼材市場行情走勢。這些年,“脫實向虛”現象較爲明顯,一些實體企業,甚至是大型國有企業,片面追求“效益”,把資金和精力投向虛擬經濟,涉足金融業、房地產業等,搞“托盤”,辦“影子”銀行,等等,使自身實體的生產經營發展沒有搞上去。還有一批中小型製造企業,由於環保、成本、市場、資金等問題,存在生存危機,其中有的已經關停,而有些製造企業向國外轉移,出走到越南等勞動力成本偏低的東南亞謀求發展。製造業是鋼材消耗量較大的行業之一,這些“脫實向虛”及部分製造企業的“出走”現象的出現,必然會對鋼材需求產生負面影響。

還比如,資金問題、政府債務、PPP項目等存在不確定性,對2018年鋼材市場行情也將帶來一定的影響。最近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壓縮一般性支出,切實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這表明2018年在財政支出力度上不會再明顯加大,在控制宏觀槓桿率的前提下,地方政府債務仍是中央關心的問題,未來在地方投融資平臺的治理、地方政府債務置換的方式,以及PPP項目的規範等方面,中央將持續加以關注並加強管理,目的是控制地方政府債務槓桿率不再上升。對總投資超17萬億元的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庫進行清理,成爲2018年各地財政的重點工作之一。目前各省份正在對當地PPP項目庫進行覈查清理,踩“紅線”的項目將被要求整改規範,最終不符合相關條件的項目將被直接清理出庫,3月31日是最後期限。總體看,2018年,預計財政政策難鬆,財政支出全年增速或放緩至25%左右,加上PPP項目投資增量拉動,預計2018年基建投資增速13.7%,較2017年會略有回落。這對於拉動“鋼需”的動力也將減弱,影響2018年的鋼材市場行情走勢。

此外,我國鋼材出口面臨的形勢較爲嚴峻,出口減少,對2018年國內鋼材市場行情亦將產生一定影響。據海關總署公佈的最新數據,2017年我國累計出口鋼材7543萬噸,同比下降30.5%。這些年,國際貿易摩擦增多,一些國家的貿易保持主義,美國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歐盟不僅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並在2017年底修改其現行法律,引入“市場嚴重扭曲”概念,以繼續變相使用“替代國”做法。目前,在鋼鐵產品中,除了鋼坯沒有受制於歐盟的“雙反”措施以外,幾乎所有的鋼鐵產品,如熱軋卷板、彩塗板、鍍鋅板、不鏽鋼等鋼材,幾乎全部遭遇過歐盟的貿易救濟調查。除此之外,還有美元指數步入下行通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提升,國內鋼材市場價格震盪波動,等等,這些因素都將影響國內鋼材出口。因此,2018年我國鋼材出口的前景並不樂觀,出口量不會比去年明顯增加。

任慶平說,根據目前鋼材市場供給和需求狀況來看,儘管鋼鐵業在持續去產能,化解過剩產能,取締“地條鋼”,但是鋼材市場供大於求的格局並沒有根本性的改變,因而,支撐鋼材價格大幅上漲的動力不足,人爲炒作,人爲拉漲,必將導致鋼價的急劇震盪,跌宕起伏,所以說,2018年鋼材市場價格不具備暴漲、暴跌的條件,在合理價位區間小幅波動,將是成爲常態。

談到2018年鋼貿商如何經營,鋼貿怎樣做的話題時,任慶平認爲這是當前鋼貿企業需要用心思考和深度調研的問題。具體來說,至少有幾個方面是值得考慮的。

一是鋼貿商不應片面追求銷量,而是要在提高經營鋼材品種質量上下功夫,以適應市場需求環境的變化。在過去,鋼貿企業“以銷量論英雄”,每到年終,鋼老闆們聚集一起,相互問的是今年銷了30萬噸,還是50萬噸,那個年代,銷量越大,盈利越多,而現在不同了,銷量越多,甚至虧損越大,低檔次的鋼材,低水平、同質化競爭更加激烈,加上價格的“倒掛”,儘管漲勢強勁,鋼貿商卻沒有多大盈利,有的還虧本經營。因此,時下鋼貿商根據新時代的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對鋼材需求的特點,調整經營鋼材的品種,由普通的低檔次的鋼材,向高質量的高端鋼材轉變,重新確定市場定位。比如,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加快發展先進製造業”,“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級先進製造業集羣。”2018年及未來的先進製造業對優鋼、特鋼需求量將會明顯,部分鋼貿企業開始規劃,將銷售的重點轉向高質量、高強度的高端鋼材,着手培育員工,或引進專業人才,提升員工隊伍素質,以適應“鋼需”環境的變化。

二是瞄準“鋼需”的增長點,開拓新市場。在十九大報告中,“軍民融合”被提及3次,提出“更加註重軍民融合”。軍民融合發展作爲一項國家戰略,關乎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既是強軍之策,又是興國之舉。而軍民融合,在鋼材需求上,今後民營企業生產的鋼材,只要符合要求,可以提供給軍隊,用於軍隊現代化裝備製造。軍工用鋼市場十分巨大,據悉,製造水面艦艇需用的300多種鋼材,其中低合金鋼板,在耐壓、抗彎強度滿足使用要求,製造導彈驅逐艦、導彈快艇和掃雷艇,需要多種新鋼種。長期來,軍工用鋼都是由大型的國有鋼鐵企業或央企所提供,幾乎被“壟斷”,且很神祕,民營企業很難沾得上邊,而現在國家提倡軍民融合發展,對於民營鋼企和鋼貿商,無疑是增加了一個鋼材需求大平臺,去開拓新市場。時下,已有鋼貿企業與民營特鋼生產廠家一起,同某海軍部隊聯繫,洽談提供鋼材事宜。鋼貿商在軍民融合發展中也可大有作爲,這是一個新的市場,鋼貿商應該瞭解爲部隊提供鋼材的流程、規定和對鋼材的要求,等等,爲開拓新的用鋼市場做準備,掌握“鋼需”新的增長點。

三是鋼貿商要做穩定鋼材市場的維護者,不要盲目追漲跟跌,貿然囤貨,博行情。鋼材市場急劇震盪,價格暴漲暴跌,對下游終端用戶,對貿易企業和鋼企都是不利的。去年,由於鋼材市場價格大幅上漲,下游用鋼行業因鋼價的大漲,生產成本上升,投資超出預算,不敢再承接訂單。比如,造船企業是用鋼的主要用戶,造一艘81200的幹散貨船,需要1000餘種規格的鋼材,11000噸鋼板,300噸鋼管,1300噸球扁鋼,鋼材的成本要佔據總造價的30%左右。接單時,按照當時鋼材市場價格3500元/噸做預算,接訂單,而造船時,鋼材價格達到了4790元每噸,僅鋼材一項就多出了1300萬元的預算。原本還有毛利10%左右,現在沒了。根據造船業的生產週期,一艘船從原料採購到最終下水,短則需要10來個月,長則需要一年半。現在承接新的造船訂單時都十分謹慎,不敢貿然行事。鋼價的人爲拉漲,對下游終端用戶不利。同樣,對鋼廠和鋼貿商都不利。所以,鋼貿企業不要一味的追漲跟跌,人爲炒作,不利於鋼材市場的穩定。

                                                  2018年2月19日

 
主辦單位:上海順朝企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統計數:694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