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鋼材供應鏈各方齊心協力穩定鋼市

新聞來源:    更新時間:2015-07-29 09:13:52    点击次数:1001

呼籲鋼材供應鏈各方齊心協力穩定鋼市

---- 上海鋼貿商會副會長、上海五波鋼結構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任慶平訪談錄

中國冶金報記者:包斯文

    “鋼價沒有最低,只有更低!”上海市鋼貿商會副會長、上海五波鋼結構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任慶平接受《中國冶金報》記者採訪時說,現在的鋼材價格已經跌至1991年以來的歷史新低,對鋼鐵企業和上下游各個行業都帶來嚴重傷害,應呼籲鋼材供應鏈各方共同努力,遏制鋼價繼續下跌,穩定鋼市。
     鋼價跌至20多年的歷史新低,鋼鐵行業受傷害最大
     任慶平說,最近兩週來,他走方了鞍鋼、馬鋼、興澄特鋼等鋼鐵企業,感到鋼鐵行業面臨諸多壓力,生產經營相當困難,虧損面在擴大,這一輪鋼材市場價格大幅下跌,鋼鐵企業受傷害最大。
     “在1991年、1992年,當時的鋼坯價格1800-1900元/噸,而今年6、7月份的鋼坯價格跌至1820元/噸,最低時僅爲1670元/噸。經過20多年來,企業的人工、原料、物流費都在上漲,生產成本大幅上升,而鋼廠的鋼坯價格卻在下跌,虧損越來越嚴重。”任慶平說,現在的鋼材價格“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任慶平在市場調研中掌握的第一手信息,他列舉了時下主要鋼材價格下跌情況:船板價格1900元/噸,橋樑板價格2100元/噸,中厚板價格2000元/噸,低合金板價格2000元/噸,小規格的熱軋H型鋼價格1980元/噸,大規格的H型鋼價格2050元/噸,上海地區的螺紋鋼最低價跌至1750元/噸。     “這樣的價格實在太低了,是20多年來的歷史新低。”
     鋼材價格在持續下跌,而生產成本在不斷上升,這20多年來,工人的工資在漲,土地成本、環保投入、物流費用,等等,都在增大,鋼廠的利潤大幅縮水,現金流基本都是負的,這對鋼鐵企業的危機是極其嚴重的。任慶平說,現在許多鋼廠入不敷出,虧損嚴重。今年1到5月份,鋼協會員主營業務虧損164.81億元,增虧103.61億元。其中,虧損企業達到40戶,佔統計會員企業戶數的39.6%;虧損企業產量佔會員企業鋼產量的35.99%;虧損企業虧損額149.59億元,同比增長40.45%。
     “造成鋼廠嚴重虧損,就是鋼材市場價格大幅下跌造成的,它給鋼廠帶來的傷害最大。”任慶平如是說。
      钢价大跌,下游终端用户的伤害也不小
      當記者問到“鋼價大跌,對於下游終端用戶來說,應該是件好事吧?”
      任慶平說:“並不是好事,鋼價下跌,下游的用鋼企業也受到不小的傷害。”
      現在鋼材市場價格非常透明,下游終端用戶對鋼價變化一直在跟蹤,而且十分清楚。由於鋼價持續下跌,一路走低,鋼材供應鏈的最下端,那些最終端的用戶,按照最低的鋼材價進行測算,來招標。比如用戶在招標工程機械產品時,就是根據最低的鋼材價格,確定工程機械產品的採購價,這樣一來,工程機械製造廠家就沒有什麼盈利,這就是鋼價大幅下跌,對工程製造企業帶來的傷害。
      同樣,一批造船廠家也因爲造船板價格的大幅下跌,船東對船價按照鋼材價格來計算,把造船的價格壓得很低,使造船廠沒有什麼利潤,一些船廠甚至虧損,這也是由於鋼材市場價格的下跌所造成船舶製造行業生產經營困難的一個原因。
      任慶平說,鋼價的下跌,下游行業之間的競爭也變得十分激烈,幾乎達到“白熱化”的程度。拿鋼結構製造行業來說,他們知道用戶掌握目前的鋼材市場行情,得知鋼價跌得很低,如果報價高了就中不了標。因此,爲了爭奪一項鋼結構製造項目,在投標時,都把報價降得很低很低,有的鋼結構製造公司把製造成本一再壓低,低了還要低,幾乎沒有什麼盈利了。所以說,鋼價的持續下跌,對機械製造、造船、家電、汽車、鋼結構等下游用鋼企業,也沒有什麼好處,不是一件好事,傷害很大。
      鋼廠控制產能釋放,緩解供需矛盾,纔是穩定鋼市、穩定鋼價的根本出路
      任慶平說,儘管各地積極貫徹經濟穩增長,高鐵、軌道交通、水利等基礎設施建設工程項目開工不少,鋼材需求狀況尚可,但需求的增長遠不及鋼材產量的增長,導致鋼材市場供大於求的局面始終無法改變,而且還在加劇,鋼廠和鋼貿商爲了取得訂單,擴大銷量,普遍採取低價策略,“以價換量”,鋼廠與鋼廠,鋼廠與貿易商,貿易商與鋼貿商之的  “價格戰”日趨激烈,致使鋼價跌勢不止,屢創新低。
      現在國內鋼材需求已經達到峯值了,去年的鋼材表觀消費量在7.5億噸左右,可粗鋼產能達到10億噸以上,甚至有11億噸,產能嚴重過剩。根據我國目前的經濟發展趨勢來看,近2、3年之內,鋼材需求量很難繼續增長,而且還可能萎縮,現在的需求“拐點”已經出現了,到了歷史的峯值。所以,穩定鋼市,平穩鋼價,根本的出路就在“去產能化”,緩解供需矛盾。
     “可是鋼產能遲遲降不下來,該淘汰的產能得不到淘汰,一些地方還在擴大鋼鐵產能。”任慶平說,“去產能化”要引入市場機制,通過市場來淘汰產能,地方政府要少干擾。現在有的地方政府爲了自身的利益,或考慮社會穩定,通過稅收、補貼、融資等,扶植當地的鋼鐵企業;有的通過在資本市場融資、圈錢,補貼鋼廠生產,從而導致產鋼鐵產能越淘汰,產能越擴張,加劇了鋼材市場供需矛盾。
      此外,由於鋼鐵企業的體制、機制、所有制的不同,增加了淘汰產能的難度,加上鋼廠的退出成本很高,而我國的破產體系不成熟,鋼鐵企業的破產極少,所以鋼鐵行業的“去產能化”成效甚微。
      “鋼鐵產能不降下來,供需矛盾不緩解,國內鋼材市場價格只能在低位運行。”任慶平說。
      钢材供应链各方应齐心协力稳定钢市
      “穩定鋼材市場價格,供應鏈各個環節要共同努力,齊心協力。”任慶平說,要引入市場機制,減少行政干擾,通過市場來加快鋼鐵行業的“去產能化”步伐,讓那些嚴重虧損的鋼鐵企業在市場中自然淘汰。
       鋼鐵企業應從大局出發,本着對社會、對國家、對企業負責的責任感,主動控制產能釋放,減產、限產,要嚴格遵守“沒有合同不生產,低於生產成本不生產,貨款不到不發貨”的生產經營原則,不打“價格戰”,不搞惡性競爭,自覺維持鋼材市場平穩運行,限產保價,減產穩市。
       鋼貿企業應在拓展終端市場、爲客戶增值服務上下功夫,變鋼貿商爲服務商,與上下游各方聯手,不搞人爲的殺價追漲,維護鋼市的穩定。
       任慶平指出,政府部門、行業協會,要指導、協調和引導鋼鐵企業兼併重組、轉型升級,調整產業結構,加快“去產能化”進程,緩解供需矛盾,促進鋼材市場平穩、有序、健康發展。

 
主辦單位:上海順朝企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統計數:716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