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能源局局長張國寶詳解中國能源發展之路

新聞來源:    更新時間:2010-03-03 10:02:04    点击次数:1382
   全國兩會召開之即,既是全國政協委員,又是首任國家能源局局長的張國寶,日前接受了新華社記者的專訪,就中國能源發展方向和當前能源熱點問題一一解讀。
    “把加快能源发展方式转变放在第一位”
    记者:2010年能源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張國寶:在新的一年,按照中央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思路,把加快能源發展方式轉變放在工作第一位。圍繞我國在哥本哈根會議向國際社會作出的承諾,重點加快發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加快能源結構調整,淘汰落後產能,加大國際合作力度,加大能源科技研發力度等。
   記者:當前正在制訂的“十二五”能源規劃,與“十一五”規劃相比,思路上有什麼調整?
   張國寶:規劃編制工作剛剛起步。會更加註重新能源發展,增加清潔能源和新能源比重,加快能源結構的調整,把能源發展得不僅量大,更重要是質優。
   “中國的新能源發展,已經是國際先進水平”
   記者:後金融危機時代,新能源發展備受關注。目前,我國新能源發展到什麼狀態了,跟外國比是落後了還是說已搶佔了先機?
   張國寶:中國新能源發展非常快。風電連續幾年成倍增長,2009年新增風力裝機1000多萬千瓦,世界第一,其次是美國和德國。從累計裝機來看,第一位是美國,第二位是德國,中國排名第三,累計達2200萬千瓦。太陽能和生物質能發展也非常快。很多國家驚歎於中國新能源發展速度。我很自豪,我認爲中國的新能源發展,已是國際先進水平。
   記者:大家對新能源發展還有爭論,比如風電和太陽能,到底有沒有過剩?請您給號號脈。
   張國寶:從風電裝機來看,我認爲不是過了,而是要更快發展。理論上,全國風力資源26億千瓦,目前風電裝機容量僅2200萬千瓦,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大家都看好風電市場,很多企業爭相進入風電設備領域,但真正批量化生產的只是少數。我認爲,這個領域很有發展前途,但還是要注重技術和規模化生產。政府會有意識地扶持幾家大企業,培育它們和國際先進同行一爭高下的能力。
    “核电要大力发展,核安全更重要”
   記者:我國目前在建核電規模世界第一,會不會建得太快了,安全怎麼保證?
   張國寶:全球在役核反應堆436個,中國只有11個,佔全國電力裝機容量的比重不到2%。美國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核電建設高峯期,同時在建項目達到61個,法國最高峯同時在建40個,我國目前在建規模才21個。
   國家已確定要加快發展核電,但速度會控制在“前低後高”,把基礎打得更紮實更安全。去年覈准開工6個反應堆,今年計劃再覈准幾個。我國核文化的核心就是安全,這比發展多大規模更重要。從1991年第一臺核電機組秦山一號投產到現在超過18個年頭,我國沒有發生一次核安全事故。根據國際機構的評比,中國在運核電站的安全性,在世界名列前茅。
   “完成非化石能源15%的目標,關鍵看2015年”
   記者:在哥本哈根會議上,我們國家向國際社會作出了減排承諾。作爲能源管理部門,您覺得應該採取哪些措施來確保實現承諾?
   張國寶:目前,我國的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只有8%左右,離目標還有一半。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地熱能等非化石能源在我國能源消費中佔比很小,達到目標主要靠發展水能和核能。從工程建設角度來說,這個目標的期限是2015年,因爲大型水電站、核電站的建設工期在5年以上,所以,絕大部分非化石能源的重大工程要在2015年前開工,這樣才能對實現15%產生貢獻。
    “能源价格改革,是个费思量的问题”
   記者:去年水電油氣價“漲聲一片”,老百姓有不少看法。今年,政府在能源價格改革方面會不會出臺新政策?
   張國寶:價格問題,肯定是老百姓關心的問題。對於能源價格要改革,絕大部分人都同意這個觀點,但是具體怎麼改,讓各個階層的人,生產者和消費者,大家都能滿意,這確實是費思量的問題。我一直在思考,城鄉電價能否實現同網同價,水電和火電能否同價,能否從體現對大氣污染的程度上來鼓勵清潔能源的發展,通過價格槓桿引導能源消費?
    记者:您怎么看待资源税改革?
   張國寶:資源稅改革有利於資源省份,也有利於社會節約資源。這項稅收討論很長時間了,但是什麼時機、增加多少,確實費思量。要讓老百姓都接受,讓消費地區和生產地區都接受,需要精心設計才能推出。
   “能源對外依存度,並不是大家想象的那麼高”
   記者:去年,我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超過了50%,煤炭首次出現淨進口,天然氣也在大規模進口,這會不會帶來能源安全的隱患?
   張國寶:原油對外依存度確實有所增加,但講到能源的對外依存度,並不是大家想象的那麼高,我們80%多的能源仍靠自給。美國每年消耗的原油是8.8億噸,從國際市場上進口5.8億噸,要說對外依存度,比我們大得多。日本所有的原油都是進口,依存度百分之百。
   當然,我國能源國際合作越來越廣泛。去年開工的中俄石油管道建設進展順利,有望在今年10月份將俄羅斯原油輸送至中國。天然氣合作已就供應原則和價格基本達成一致。今年從俄羅斯進口的電將從去年的8億千瓦時擴大到10億千瓦時。此外,還將在廣東繼續布點進口境外液化天然氣。
   記者:我國目前石油戰略儲備情況如何?中長期油儲建設的目標是什麼?
   張國寶:我們國家正在建立石油儲備體系,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第一批的石油儲備基地,去年已經建成,而且順利儲滿了油。第二期的石油儲備基地中,新疆和蘭州項目已經開工建設,其他項目今明兩年陸續開工。爲確保能源安全,我們需要保持一定的石油儲備量,還會繼續增加石油儲備。當然,何時儲、儲多少,我們會把握國際原油市場變化的情況逐漸開展。
   “能源局作爲能源委的日常辦事機構,擔子更重了”
   記者:國家能源委員會已經成立有一個月了,作爲具體辦事機構,您覺得今後能源局在協調能源重大事項中會不會更方便?
   張國寶:前不久,國家正式公佈了國家能源委的組建方案,溫家寶總理和李克強副總理分別擔任主任、副主任。國家非常重視能源工作。能源委是一個高層的議事協調機構,因爲能源絕對不只涉及能源局一家,與很多部門都有關聯,所以需要高層來協調。根據2008年機構改革的決議,國家能源局作爲能源委的日常辦事機構。現在,國家能源委的具體工作還在協調當中,包括議事規則等等。國家能源委將主要側重戰略問題的研究。
   記者:聽說國家能源局的編制增加了,還是“小馬拉大車”嗎?
   張國寶:是的,增加編制我很高興,但是還不夠。像美國能源部,有1萬人,如果加上下級機構,有10萬人左右,而且有直接管轄的實驗室,我們和他們不可比。除了美國,其他國家,比如緬甸、印度,管能源的人數、機構,都比我們龐大得多。現在,中國已經是世界上第二大能源消費國,僅次於美國,但是國家能源管理機構只有100多人。不過,我們感覺肩上的擔子更重了,我們要爲國家的能源安全承擔更多責任。 
   
 
主辦單位:上海順朝企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統計數:715886